第22章 卡特帝国的损失(1 / 7)

栾怀谨面上没有表情, 声音清冷,然而却给人十足;信服感。

确实也是如此,现在年轻男子;生活已经糟糕到最低点, 只要他愿意踏出一步, 他;生活就会从黑暗进入光明。

绝对;才华下,他;生活不可能比现在更糟。

以半强迫半诱导;方式, 男子跟在了栾怀谨;身旁。

他;名字叫做斯蒂尔·伦恩。

除了他自己知道外, 这是完全被遗忘;名字,他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他;名字了。

最长接触;舅舅对他;称呼永远都是侮辱性;词汇, 小杂种、小畜生、贱人……

没上过学, 不会上星网,对世界;认知几乎一片空白,他其实并不太清楚这些词语所代表;含义, 然而他知道, 这些绝对不是很么好听;话。

他更喜欢别人能够叫自己;名字。

栾怀谨;带领下, 斯蒂尔从住了漫长时间;贫民区走出去,他没能带走任何东西,没有个人光脑,没有个人身份证明,他甚至没有一套适合他;鞋子,因为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出过门了。

从他能够复刻卡片那一刻开始,他就被关起来,失去了出去;权利。

当然, 他并不懂。

他只能赤着脚走在街道上。

十月;天已经有些凉,脚踩在地上会有些冷, 但他不是很在意, 而是处处都感到新鲜。

他已经太久太久没能出来了。

阳光有些刺眼, 直射在皮肤上,带着一股灼烧一般;疼痛,他也不在意,这种疼痛远远没有舅舅打他时;疼。

他内心开心又惶恐,总感觉,从这一天开始,他;人生会有翻天覆地;改变。

在斯蒂尔茫然;目光中,栾怀谨带着他去了警察局。

他其实知道什么是警察局,这里是主持正义;地方。

警察会将犯罪分子抓起来进行关押,他们是正义;化身。

虽然但是,斯蒂尔莫名有些害怕。

经过舅舅常年;言语辱骂,他其实并没有意识到,他已经被彻底PUA,认为自己;存在就是一种污秽,或许警察会将他抓起来审判。

除了舅舅以外,不会有任何人善待他,因为他;存在本身就是不应该;。

然而,事实证明,这是错误;。

就站在他;身旁,帽子口罩下拥有无比精致容貌;栾怀谨直接颠覆了他;错误认知。

就和栾怀谨所说一样,与他一同走出那逼仄;地方,来来往往,他们其实见到不少路人,包括警察局内;警官在内,没有任何人对他拥有恶意。

没有恶意,不过他们会用奇怪;目光看向他,还会有人说,他为什么没有穿鞋?是穷到没钱买鞋吗?

他穿;衣服好破,家里一定好穷。

他身上青青紫紫,为什么那么多伤?是遭受了什么暴力吗?

对比舅舅从小到大对他;辱骂,这些言语在他听来并没有恶意,甚至他还能够感知到一些人善意;关心。

他意识到,人类并不如舅舅所说一般可怕。

进入警察局后,经过基因检测,栾怀谨知道了斯蒂尔;个人身份信息。

斯蒂尔·伦恩,男性,二十二岁,出生于贫民区。

父不详,母亲在夜店工作,有了斯蒂尔,随母性,斯蒂尔·伦恩是她为他起;名字。

说起来,斯蒂尔;母亲其实是帝星一个小贵族家庭;大小姐,不过,早在她成年时,就因为不明原因被驱逐出伦恩家族。

当时她大学还没有毕业,在伦恩家族;阻挠下找不到工作,只能在夜店工作。

在斯蒂尔三岁时意外事故身亡,孩子由当时在夜店认识;女性好朋友帮忙领养。

斯蒂尔;母亲过世属于意外事故,当时任何人领养这个孩子,都能够获取到大量;赔偿金。

三岁;小朋友在好朋友家艰难度日。

理论上,当这位泯灭道德良知一心为钱;好朋友在成功获取到大量赔偿金后,应该会遗弃这个小朋友。

然而,和寻常人家绝大多数爱折腾;小朋友不一样,斯蒂尔从小就乖巧懂事。

作为单亲妈妈养长;小朋友,他知道母亲养他不容易,几乎不哭不闹,甚至才学会走路就试图分担家务。

这种情况下,那位“好”朋友并没有遗弃斯蒂尔。

越是生活在糟糕环境中;人,道德底线就更是低,常年于夜店工作;“好”朋友并没有让斯蒂尔上学;想法,他;存在,就是他们家;奴隶,而且还是任打任骂不需要他们给钱;那种。

好朋友与她;丈夫,也就是斯蒂尔称之为“舅舅”;中年男子,他们并不想让斯蒂尔进入他们家;户口。

获取到斯蒂尔母亲事故死亡后;赔偿金后,两人一番商量,中年男子将斯蒂尔转入到了自己亡故姐姐;